兼职奇缘


时间:2019/11/8 14:13:25




学校开课已半个月,但祖儿的心情还没有静下来,一到周末,她便约同班的同学到


会所找秘捞(兼职赚外快),而且玩得好癫,认识她的人,都说她是支野马。




祖儿今年已经十八岁半了,少女情窦初开,但她的情怀却不是诗,而是对异性的好


奇,她对男人充满热情,祗要令她看上眼的,不管小张小李,对她开口出声,不管看电


影或是去酒店疏乎,她都不会说个「不」字。




对于祖儿这种性格,有人说是豪放,也有人指她太过随便,事实上,她虽然玩得这


么任性,如果对方想跟她上床,却比什么都难,因为祖儿玩得很有分寸,对于接吻和爱


抚,她就会十分认真,除非对方能令她倾倒。




祖儿班上有个同学仔叫阿超,他暗恋祖儿已有一年,论样貌,他说得上是个英俊少


年,但奇怪得很,祖儿却不喜欢他,尽管有跟他逛街看电影,但去过几次后,祖儿便对


他渐渐疏远了。




一日,祖儿的「死党」拍档芝芝问祖儿:「四眼超对你这么好,为何你不理他」




祖儿说:「他太老土了,就这么简单。」




芝芝又问:「既然他这么老土,你为什么还跟他上街看戏」




祖儿说:「以前我不知道他老土,现在知道了,我自然要甩他啦」芝芝听了她这


么说,不禁摇头苦笑。




祖儿见她笑得这么难看,便说:「阿芝,如果你喜欢他,我可以让给你。」




其实芝芝对四眼超并无爱意,她是祖儿的好同学兼「死党」拍档,由于关心她,故


有此问。




到了重阳节第二天,这天是周末,祖儿又与芝芝到娱乐场所抓怠。




不久,有个染金头发的青年进去,祖儿一见到他,便一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


芝芝说:「祖儿,我现在知道你的心事了,原来你对他有意。」说时她杏眼一扫,


向染金头发的青年望去。




祖儿说:「我自己也不知道,每次见到他,一个心便卜卜地跳,真是冤孽。」




芝芝说:「讲真的,其实那染金头发的青年也不错,不但高大威猛,而且充满男人


魅力。」




祖儿说:「我第一次跟他相识,便有预感,我迟早会成为他的性奴。」




芝芝说:「他那么吸引你,令你如此着迷」




祖儿说:「我也不知道,他先后捧过我两次场,每一次,我跟他一起,总是情不自


禁。」




芝芝说:「这样太危险了」




祖儿说: 「有什么办法。」




两人讲到这里,妈妈生已经行了过来,说:「祖儿,东尼来啦,你快去呀」




「行了,」祖儿说:「等我换换衣服。」




祖儿和芝芝都是兼职学生,她们每个周末到色情娱乐场所,贪玩是原因之一,其二


是秘捞,想赚些零用钱。其实,学生妹兼职「副业」,在今日这个年代,已经成为一种


风,九七前是如此,到了九七主权回归后,也没有改变。




不久,祖儿来到染

上一篇:女校长的私欲 下一篇:女孩的沦陷